010-52668299
县级博物馆通用型囊匣设计初探 ——以宜兴市博物馆为例
发布时间:2022-05-06 11:23:36    浏览次数 : 74

  由于县级博物馆的一些特殊性,文物囊匣的制作可能会通过小型作坊来完成,如何在考虑成本、工期等实际因素的同时,通过自身对原料的检测和对设计的要求,保证囊匣保护文物的实效,是值得思考的问题。下面,笔者以宜兴市博物馆的实际工作为例,从布料、木板、胶水、海绵、尺寸设计等五个方面,与大家探讨县级博物馆通用型囊匣的制作问题,希望可以给博物馆同仁提供参考。

  一、布料

  文物囊匣中布料的用途是对外壁的包裹,是囊匣外观的体现,主要考虑其美观度、环保性、耐用性、区分性四个方面。

  美观度指的是布料的色泽和花纹给人带来的视觉感受。就博物馆文物囊匣而言,其外观给人的感受应为大方、简约、安静,因此我们在选择布料时通常会选择纯蓝色或菱花形等素色布料。

  囊匣布料虽然不与文物直接接触,但对文物和文物保管员仍有一定的影响。因此,在布料选择时,如果没有相关的质检报告,就需要博物馆工作人员对其进行环保性检测,我们通常使用“烧”“闻”“观”三种方式。一般来说,能充分燃烧的布料,说明其环保性较好;如果有异样的刺鼻气味则证明环保性较差;将布料贴近皮肤,如果出现皮肤过敏症状,也是环保性差的体现。

  布料位于囊匣表层,在长期使用中免不了磨损,因此在布料选择时应通过肉眼观察,选择厚度较厚、韧性较好、孔隙较小的布料,保证其使用寿命。特别是囊匣底部,不可偷工减料不加布料包裹。

  布料的区别性选择也可以成为文物分类识别的便捷方式,如选用黄色布料对应金银器、蓝色布料对应陶瓷器等等,为提取文物提供方便。

  二、木板

  木板如同囊匣的骨架,决定着它的牢固度。在文物运输中,囊匣时常会堆放使用,选用劣质木材可能导致囊匣开裂、文物受损的严重后果。在囊匣木板的选择中,通常需要考虑其硬度、结构和环保性。

  硬度是影响囊匣承重的直接因素。在选择木板时一般会使用观察和实验两种方式。观察即肉眼查看木材的密度,密度要高、孔隙要小;实验即做受力实验,如用力弯折、捶打、悬挂重物等方式,看其是否发生变形和弯折。

  一般囊匣会采用长方体造型,本文说的结构,关键在于囊匣盖的形态。一些囊匣厂家为了增加美观度,通常会将囊匣盖面制成二层台式样,这作为单体而言是可行的,但考虑到囊匣的堆放运输,二层台是不可取的,因为二层台的存在,使得两个囊匣在纵向堆放后出现空隙,存在运输隐患。

  此外,虽然木板与文物之间隔了一层海绵,对文物的影响不大,但最好是取得木板的质检证书,证明其不含甲醛。

  三、海绵

  海绵是囊匣的内衬,是与文物直接接触的部位,因此海绵的选取需考虑厚度、密度、弹性、环保性等四个因素。

  海绵的厚度、密度、弹性等直接关系到囊匣中文物的安全。就厚度而言,宜兴市博物馆通用囊匣的海绵厚度是3厘米,底面与四周一致;就密度而言,海绵的孔隙要小且密集;就弹性而言,在受外力挤压后,能够尽快恢复原样。

  从环保性考虑,如果在海绵没有质检证书的情况下,一般以色泽均匀、没有刺鼻气味、表面无不规则气孔、不掉粉末为判断标准。

  四、胶水

  胶水主要用于布料与木板之间、木板与木板之间、木板与泡沫之间的黏合。胶水的选择需测试其pH值、黏合强度、黏度、挥发性等四个属性。

  合成树脂胶黏剂多呈弱酸性,对黏合工艺不会产生负面影响。水玻璃和淀粉胶黏剂碱性较高,不仅会对作业人员和设备产生腐性作用,有时还会腐性被黏物,形成影响外观的斑痕。因此采购胶黏剂时要考虑pH值对产品的影响。

  热熔胶必须有足够的黏合强度,以保证黏合后物件的正常使用。要判断黏合强度是否合格,可将两块被黏结的材料沿黏合界面撕开,若发现撕开后被黏结的材料遭到破坏,则证明黏合强度足够;若只是黏合界面分开,则表明黏合强度不足。

  黏度是影响胶黏剂质量的重要因素。若黏度太大,不仅涂层较厚、耗胶量大、干燥时间长,还会影响到胶黏剂对被黏结物表面的润湿和渗透作用,进而影响到黏合强度;若黏度太小,则涂层较薄、干燥过快,易出现黏合不良等问题。

  环保热熔胶挥发性比较低,正常状态下是基本无挥发的,检测的时候可以观察一段时间看是否保持原样。

  五、尺寸设计

  起初我们囊匣设计的理念是“一物一盒”,即一件文物对应一个囊匣,且囊匣的尺寸完全按照文物的尺寸进行设计,但这种方式也存在缺点:第一,花费人工较多,制作成本高;第二,工期长,不能应对新馆搬迁、文物运输等紧急情况;第三,高投入制作的这些囊匣,如果匣内文物作展,则囊匣即遭闲置。考虑到以上问题,我们贯彻“通用型”囊匣的设计理念,在囊匣尺寸设计方面进行了思考。原先考虑的是在成千的文物尺寸中,选择几个居中的尺寸,可以放下与之尺寸相近的所有文物,但实践证明这种方式是不可行的,因为囊匣作为长方体,存在长、宽、高三个变量,寻找固定尺寸难以实现。最终,我们以排列组合、固定变量的方式,设计出了相对实用的尺寸方案,现简述如下。

  首先把囊匣的底面定为暂不变量,例如底面为“10厘米×10厘米”,类型号定为“A”,之后去调整它的高度,以5厘米为间隔,分别设定高度为5厘米、10厘米、15厘米、20厘米、25厘米,类型号定为“1、2、3、4、5”。由此我们得到了底面积为“10×10”,高度为“5至25”的五种类型的囊匣,类型号分别为“A1、A2、A3、A4、A5”。最后,我们再调整底面,仍然以5厘米为间隔,分别设定为“10×10、15×15、20×20、25×25、30×30”,最终我们便得到了25种类型的囊匣尺寸,具体见下表。

  由此,无论什么尺寸的文物,我们只需要将其放入与之尺寸差距最小的囊匣中便可。举例说明,面对腹径基本相同的两件器物,如尺寸为17.7厘米(高)、20.8厘米(最大腹径)的陶鼎和尺寸为18.7厘米(直径)的铜镜,看上去差异很大,但只需要对应表格尺寸,选择C4(20×20×20)和C1(20×20×5)的囊匣便可顺利解决问题。

  这种方式的优点体现在:第一,通用性强,此类囊匣不会出现一次性使用的状况,同尺寸类型的文物可选用相同的囊匣,利于文物的保管和搬运,并且可以为每一件新进馆的文物找到与之对应的囊匣;第二,减少制作成本,相同尺寸规格的囊匣,其木板、布料、泡沫等都可以一次性裁剪,节约了时间,降低了制作成本;第三,便于叠放,利于运输,节约了空间,也提高了文物安全性。不过,这种方式也存在一定问题,即囊匣与文物不完全贴合。但是由于我们将每一类囊匣的尺寸跨度控制在5厘米以内,相对较小,因此,只需在空隙中填入报纸、泡沫纸等填充物固定便可。

  (责任编辑:房卫)


Copyright © 北京尚泽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有限公司 京ICP备2021010510号

QQ咨询

在线咨询真诚为您提供专业解答服务

咨询热线

010-52668299
7*24小时服务热线

微信咨询

二维码扫一扫添加微信
返回顶部